发展至今的RPA,早就不再是单纯点点鼠标、填填表格的小工具。在继续进化的路程里,AI显然成为最关键的变量,同时也与低代码、数字化转型等新生概念激烈碰撞、交汇融合,一再打破RPA的想象上限。

AI能力在RPA领域最明晰的释放路径,是数个垂直行业的稳扎稳打,和新晋玩家的出海战略……


一家RPA企业的AI初心与三大垂直「航向」-来也科技


生于AI、长于AI

来也科技的出身,在RPA领域里大抵是独一份儿。

CEO汪冠春和CTO胡一川其实是一对创业老搭档,两人均是机器学习研究方向的博士,分别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与宾夕法尼亚大学,这一学术背景让来也科技自带AI基因,破土而出。

来也科技的产品架构,也因此呈现了清晰的RPA+AI布局:一边是以来也UiBot为主体的RPA产品,另一边则是对话机器人“吾来”和AI能力平台“UiBot Mage”的AI能力载体,以API接口的方式进行功能调用。

在RPA产品端,无论是内部搭建流程机器人,还是对AI能力的调用,来也科技已经以低代码的形式呈现,让用户用拖拽代替复杂操作,进一步降低开发门槛。


一家RPA企业的AI初心与三大垂直「航向」-来也科技


而怎么让AI能力充分释放,或许更考验一家RPA玩家的实力。

RPA+AI其实已经不算新鲜,二者相结合的平台陆续成为RPA厂商的服务标配——但来也科技在收集到多方客户反馈后意识到,帮助客户“快速”配置AI能力,不只意味着开箱即用。

来也科技提供的AI能力平台,就是先在算法工程师和数据科学家们的努力下,结合行业特性所推出的预训练模型,然后让客户根据自身个性化需求,可以通过少量数据对模型调优,完成小样本的训练。

如今,来也科技已经在财务共享中心、智能合同处理、智能公文处理等场景有一定落地经验,并同时支持公有云和私有部署。

AI产品中另一项重点,则是对话机器人。

成立之初的来也科技就是从对话机器人先入手,以自然语言处理为起点,缓缓打开智能自动化机器人的大门。目前“吾来”的语义理解准确率已经达到了95%水平,并能在上线后基于数据不断优化效果。


一家RPA企业的AI初心与三大垂直「航向」-来也科技


胡一川直言,语义理解是未来人工智能最关键的一点,也将是RPA+AI结合中至关紧要的一部分。“因为只有具备这样的能力,最后打造的软件机器人才能不局限于完成自动化的操作,也能做自动化的交互、理解和决策。”

在AI技术研发持续升级的愿景上,汪冠春和胡一川透露,将继续专注打造一体化端到端的智能自动化平台,实现多系统兼容、多平台操作、移动端升级版,进一步突破使用限制。

“钉牢”三大垂直领域

对于一个行走于RPA江湖的玩家而言,如何选择和理解一个垂直领域,其重要性不逊于对技术能力的打磨。

从通用性方案起家的来也科技,在过去的一年里已经服务了近百家 500 强企业、数十个政府单位以及上千家中小企业客户,但他们透露,在这次融资后,决定更聚焦政务、电力和金融三大行业。

兵家必争之地,金融

金融,一向是RPA率先规模化推广的领域,尤其是在财务领域,RPA已经广泛应用于海量票据的处理。


一家RPA企业的AI初心与三大垂直「航向」-来也科技


但金融+RPA并非只能在财务上大显身手。他表示,虽然不少RPA产品集中在后台业务,但类似于银行对公开户这样的前台业务,涉及到很多不同内外部系统的打通、非结构化数据的调整,这当中都是RPA的潜在机会。

反洗钱的监控和报送,就是财务以外又一个适合RPA落地的场景。

在银行内部的风控合规部,反洗钱系统待查询的数据量巨大,但内网受网络安全限制下网速较慢,人工查询着实浪费时间。而来也科技的RPA+AI软件机器人可以合规抓取详情信息,按对公/对私、是否可疑等指标进行信息分类,再由银行工作人员复核细节。

张程补充称,RPA会沿着“操作智能——感知智能——认知智能”的路线进化,在NLP技术的加持下,机器人未来会达到做出一定简单决策的水平,能够协助机构更好地配合金融的监管合规。

隐藏的蓝海市场,政务

除了金融,政务RPA的市场潜力之大,和入局之难更是出乎意料。

“各级地方政府的IT基础设施的老旧程度、更新速度都不一样,信息系统的老化,涉及到的国产系统,都使得RPA很难在政务中实现规模化方案。”

但同时,随着“一网通办”的持续深入,对政务人员的服务效率和速度要求提升迅速,需要面对的海量数据处理让政务领域成为一片隐藏的RPA蓝海。

来也科技为兰州社保搭建的软件机器人数字助手,就是一次典型的RPA+AI部署。


一家RPA企业的AI初心与三大垂直「航向」-来也科技


社保的缴费核定,对账打印,到账划账之前都需要经办人员手动办理,单是一个缴费核定的场景,社保人员人均每天要完成上百单,每单用时至少6分钟,意味着工作时间要接近十小时。

但在数字助理操作下,该项业务只需要2分钟即可完成,而且速度恒定,操作无差异,仅从速度上就可以节约社保人员近70%的工作时间。

张程透露,这项工作可被拆分为报盘信息导入、社保中心审批、单位缴费核定、生成并下载缴费核定单以及报盘信息导出等5大环节、共35个步骤,软件机器人可帮社保人员自动登录系统,进行审核、导出核对单等人工操作的所有步骤。

处理过程中的各种异常文件,也会由软件机器人分类保存到相应文件夹下,并自动生成一张处理结果汇总表,让社保人员对操作结果一目了然,不仅效率上有明显提升,工作质量也同样得到保证。

像对账单打印、划账对账等业务里,来也科技的RPA+AI软件机器人也已经协助社保人员完成极其琐碎的查询、记录、统计、核对步骤,极大释放人工压力。

配备RPA+AI 软件机器人之后,兰州社保中心实现了多项业务的全流程自动化,失业保险到划账业务每天办理时间已从2个小时降低至半小时;数字助理甚至能利用晚上时间办公,实现了“人歇业务不停”的智能时代社保工作新模式。

单个社保办理场景的业务量看似不大,但在全国范围内不同地区的社保机构众多,无疑将成为RPA+AI软件机器人的蓝海市场。张程补充称,尽管RPA在政务领域的冷启动困难,一开始没有办法做规模化的发展,但更容易在不同地区的同一场景下完成方案复制。而在过去一年里,来也科技已经与数十个政府单位达成合作。

先进技术融汇,电力

电力领域的科技程度之高远远超乎人们想象。

张程指出,像是电网和负载均衡的系统设计,都已经有着较高的技术水准,“(电力行业)对RPA、对AI的认识,可能比一些银行还快。”他透露,在来也科技进入到电力领域之前,其实已经有类似RPA的手段应用到实际操作当中。

较好的信息化基础和技术认知,也让RPA+AI更完美地在电网行业实现智能自动化的落地。


一家RPA企业的AI初心与三大垂直「航向」-来也科技


以来也科技为南方电网部署的百余个软件机器人为例,所涉及的分支机构有配网调度中心、供电服务中心、物流中心、省信息中心研建部和供电分局。

在电网内部,软件机器人可以协助完成配电设备巡视的表单数据填写,也能够针对配电数据进行接收、整理、审核和结果下发,并且检查智能电网中有无疏漏异常的环节;对外时,软件机器人还能自动检查用户用电量,如果监测到电量有区间变化,则及时自动通知用户电量计价发生改变。

汪冠春和胡一川都透露,加大对垂直行业专家级人才的招募,深入理解客户企业的业务架构和流程,帮助上述重点垂直领域的企业,迅速完成RPA的规模化部署,提供强场景化、轻咨询的服务,在这些垂直行业稳扎稳打,会是来也科技接下来的工作重心之一。

此外,来也科技同样会加大对“平民开发者及合作伙伴双生态”的投入力度,以双生态模式继续加强自身在垂直领域的深耕程度。

扎根本土和扬帆出海

回到RPA行业本身,人们也惊讶地发现,2019年的一夜走红,其实只是RPA的起点。

胡一川指出,现在RPA行业其实还在早期阶段,巅峰期尚未到来:“我们今天还是低估RPA所带来的价值和影响。如今这不能被看作是简单的自动化,事实上它还在和业务流程管理系统、低代码不断融合。”

“以前大家会担心中国的人力成本没有那么高,RPA的价值没有海外市场显著,但我觉得它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节流问题,对于企业的意义更多是提升运营效率,提升顾客和员工的体验,甚至是解决中央管控、边缘创新这类公司治理的重大问题。”汪冠春强调。

在他眼中,中国乃至整个亚太地区的RPA需求远没有充分释放,对创新、管控和灵活性、平衡性的期待十分强烈,比欧美的市场潜力可能更大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出海成为了来也科技的战略目标。

汪冠春表示,海外市场具有更加成熟的开发者生态,市场教育也相对完善,大公司更容易接受数字化、智能自动化的咨询开发和实施。可要在这样成熟的市场里,打一场完美的“后来者居上”之战,也实属不易。


一家RPA企业的AI初心与三大垂直「航向」-来也科技


对未来的目标,来也科技信心满满:计划未来3-5年拿下在亚太市场的领导地位;2025年时跻身全球范围的RPA第一梯队;并且延续此前的收入增速态势,将收入翻倍或者三倍的增长保持五年时间——在线上谈到这些长远规划时,CEO汪冠春正在山林中漫步,CTO胡一川在大洋彼岸沉思,似乎也暗合了这位RPA领先玩家的未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