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也科技精准捐赠受灾员工及用户,勇担社会责任

暴雨离开河南省的近 20 天后,城市重新开始运作,来也科技的 10 万元捐款也已经抵达河南省米河镇小里河小学。短短 3 天时间,我们募集了共 20 万元用于救助灾区人民。本着“精准捐赠”的原则,我们向家乡在河南的来也科技成员,深入了解受灾情况,并发现其中一位小来队员的家乡——米河镇就是重灾区。我们立刻锁定,将米河镇作为我们的捐赠对象,并希望能将捐款通过我们信赖的渠道给到最需要的人


后续我们也将持续通过 C 端产品「小来早晚安联系受灾的小来用户和当地的孤寡老人,用捐款帮助他们共渡难关。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,来也科技在此也真诚呼吁我们的客户朋友和合作伙伴,与我们一道献出爱心,承担社会责任,把社会对我们的信任和认可转化成实际行动,切实帮助受灾人民,希望他们早日回归正常生活。


大家好,我是小来。


距离河南那场暴雨,已经过去近20天了。


洪水褪去,城市重启。


城市里不再是令人绝望的汪洋,田野间不再是滔天的洪水。


街头巷尾的烟火气重新燃起,被冲走毁坏的街道,也正在缓缓地恢复。


图片


大家眼里的河南,似乎正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。


河南的百姓,似乎也已经恢复元气,从天灾中走了出来。


奥运和疫情的新闻铺天盖地,人们忙着庆祝,忙着再度和疫情斗争,却浑然不知,此刻的河南人民,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难。


正如一位读者朋友说:


“洪水来的时候,目标是活着。


“洪水走的时候,目标是活下去。”


的确,都说时间会治愈一切,但暴雨带来的伤痛,又哪有那么容易消失?


图片

暴雨发生前几天,八方驰援。


小来也和所有人一样,时刻关注着灾情的最新情况。


发布紧急联系电话,转发救援消息,在群里分享救命文档…


好在,当时中国举全国之力,让河南得到了最快的救援。


而随着雨过天晴,救灾的热度正在逐渐地褪去,奥运会的榜单,明星的琐事再次回到热搜。


经历过几次大灾救援的小来明白,洪水褪去,才是大家需要渡过的第二道难关。


暴雨第二天早上,小来就发现,河南全省打卡中断用户达到10.41万人,超出平常数据的5倍还要多。


这也就意味着,他们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困难!


图片

其中郑州中断人数最多,28151位用户,一夜之间和小来失去了联系。


南阳、新乡、周口、安阳、鹤壁伴随着不断播报的新闻,小来心急如焚。


那些一直朝夕相伴的朋友们,现在怎么样了?


“有水有电有网吗?


能吃上一口热乎饭吗?


家里还能正常住人吗?”


很快,我们筛选出了77名灾区中心的用户,开始电话联系。


图片

8个人,两个小时,51个接通的电话。我们终于得到了一些灾区的现状。


河南郑州,灯具店老板代哥,在小来打卡883天:


“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暴雨,到处都淹了。暴雨最急的时候到处断水断电,没办法烧水煮饭,我们只能凑合着吃点方便面。


现在都差不多恢复正常了,水电已经来了,基本生活没什么问题。


麻烦的是店里,仓库被淹了,有一些损失,后续可能需要做理赔。


但好在家里人都平安,算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
之前一直在小来打卡,最近实在是太忙了顾不得,等一切都安顿好了,我还会坚持的,也特别感谢小来对我的关心。


河南郑州,装饰店老板李哥,在小来打卡97天:


“我们小区受影响很大,一直断水断电,到现在都没恢复,没有办法烧水煮饭。


我们这个小区很大,有差不多2万人,大家的正常生活都受到很大影响。


现在这种情况,店是管不了了,我就在小区做义工,我们小区很多人都在做,大家一起努力,让小区尽快恢复正常生活。”


河南郑州,一家跆拳道馆的老板,在小来打卡175天:


“我是做跆拳道培训的,洪水把我们道馆都淹了,已经没办法营业了。


我自己的两台车也被泡了,这次暴雨真的损失了很多钱。


最近一直没打卡,是因为忙着操心下雨的事,而且没网没信号。


感谢小来还能记得我,第一次见到这样有人情味的公众号,如果可以,很希望小来能给予一些支持,我还会继续打卡的。”


我们也联系上了一些还在做志愿者,在重灾区奔忙的朋友。


有几位朋友接通电话后表示自己正忙于志愿工作,简单地表达感谢后挂断了电话。


从电话中知道了,河南现在已经禁止非专业的救援团队到现场帮忙,且得到的信息有限。


而另一方面,从河南郑州籍员工家乡传来的消息更出乎我们的意料。


图片

米河镇的灾情,比我们想象中的严重。


当大家的视线聚焦于市里时,小来发现一个受灾格外严重的地方—巩义米河镇。


小来的同事家就住在米河镇明月新村,是本次暴雨灾害最严重的地方之一。


暴雨袭来时,处于两条河流交汇处的米河镇被洪水淹没,有人形容,当时整个镇就是一条河,水位最高的时候有3米左右!


图片

更可怕的是,靠近河边的一整栋居民楼,被奔腾的洪水冲垮了。

图片

同事的妈妈回忆起遭遇洪灾时,还在后怕:


“早上7点多起床打卡后,外面已经下起了暴雨,路边的水很深,有些车已经泡在水中。


上午,旁边的泗水河已经像黄河一样,山洪带着整棵树冲下,路上到处都是洪水。很快,家里的地下室被淹没。


下午,泗水河里多了很多被冲走的汽车,有些里面似乎还坐着人,河上的明月桥被冲断了。


图片

临河的3、5、7号楼居民开始撤退,晚7:00左右,7号楼临河门洞被冲塌,所幸人已提前撤离没有伤亡。


之后,所有人跟着村干部,蹚着齐腰的水到了临时安置点,此刻已经断电断网多时,与亲人失联。


后来才知道,还有村干部在救灾中牺牲了。”


这是一个不幸的消息。


很多人可能都知道,那个牺牲的干部,叫马新喜。


图片

我们联系到一位米北村的小来用户,对马新喜的牺牲充满惋惜。


巩义米北村,啊甘,在小来打卡113天:


“下暴雨那天我也在外面帮忙,几个小时一直在拉人,带路,搬运物资,忙得够呛。


隔天早上就听说老马为了救灾牺牲了,心里一惊,不太愿意相信。


老马是个好人啊,热心肠,谁家有事他都会帮。


他当时是在转移一些被困的村民,站在铲车里,洪水特别大,一个大浪把铲车掀翻了。


老马人就掉进水里了,洪水很急,转眼间人就找不见了。


唉,他是专门从郑州赶回来救灾的,如果不回来,他应该不会有事,他真是为了救大家才牺牲的啊。


图片
穿蓝色雨衣,拖鞋者为马新喜

这位为村民着想的好干部,就这样牺牲在自己最热爱的事业里,可歌可敬。

图片

受灾更严重的还有一所学校,米河镇小里河小学。


学校一楼遭洪水浸泡严重,图书室、实验室、微机室等各功能室基本全部遭到损毁。


我们联系到了米河镇小里河小学的校长,洪水褪去后,他一刻都没歇过。


河南巩义,陈校长:


“暴雨下完后,占地80亩的校园,室内外都是淤泥。


实验室的大部分设备,都已经损坏。图书馆里的书都泡在水里,都毁了。”


校园里没法看了,到处都是淤泥和被冲毁的教学器材


图片

“我们现在就是需要铲车、挖掘机、卫生防疫物资和一些消杀设备。


餐厅、报告厅这些室内,车进不来,得人工清淤。


这两天隔壁村子里的老师,河南各地的志愿者,小里河的全部教师,大家都来给在学校清淤,特别感谢大家。


图片

即便情况在逐渐变好,我们也知道,要想正常开学,要想让那些经受过暴雨洪水的孩子们正常上课,学校还是需要大量的物资和帮助。


小来,来了。


三天内,小来的母公司来也科技,公司与员工共同募捐20万元。


接着,通过巩义市政府捐赠10万元用于米河镇小里河小学重建。


图片


帮助学校购买损毁的设备,让孩子们有书读,有课上。


而后续,小来也正在联系几十位小来用户,把10万元现金用于受灾的小来用户,和当地最需要帮助的孤寡老人们。